發乎情之心澄*心情*深情隨筆


by angelal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台風

刮颱風了,中午前改掛了8號風,上班沒多久便下班.
每次刮起颱風,都令我想起從前的一些瑣事.

最後武士家裡有個很寬的露臺,第一次到訪時還是好好的可以走出去,那年夏天再去的時候已經不行了,露臺不知道甚麼時候成了一群鴿子的安樂窩,它們在那裡生兒育女,我住進去時已是幾代同堂,情況非常嚴重.

我愛鴿子,白天武士不在的時候,我喜歡從窗簾縫偷看它們,好像還看見出生不久的小鴿子在討吃. 武士叮囑過絕不能打開窗子.外面太髒,不能走出去,更遑論開窗子.

那年夏天一連刮過兩三個颱風.
8月份的那個最厲害.一天早上,管理人員打電話來,好像是樓下住戶投訴這兒露臺的污水漏到下面的露臺,要我們盡快去看看.武士趕忙起床,把窗打開一看,露臺像個水池,鴿子的千年污物,羽毛等塞住了排水口. 家裡沒有靴子,我拿來了幾個膠袋,往武士的腳上套,還有清潔用具,讓他出去清理. 外面風雨大得很,良久,他臉色蒼白的回來說已經清理好,再說,剛才在排水口處清了幾具小鴿子的屍體,該是下了一整晚大雨,被露臺積水淹死的,聽後心裡十分難過,難怪那時候有兩天沒有聽到小鴿子討吃的叫聲.

另外一次,從東京前往島根縣出雲,一個颱風正以高速從西日本橫掃東日本. 飛機早上10時起飛,從早上6時開始留意電視有關飛機停航的消息,等不到,趕到機場去. 機場人山人海,好不容易確認班機照常起飛,上機去了. 第一次在刮颱風之下坐飛機,颱風由西到東,飛機由東到西,兩者於九霄雲外擦身而過,好不驚險. 全程約一小時二十分鐘,搖晃了約半個小時,怕得在座上哭起來,才發覺自己原來很怕死.

又有一次,冒著風雨上學,拼命打著HKU的折疊傘,擋著前方吹來的風. 風勢大得很,沒多久,傘子犧牲了,在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一柄長傘子. 從這天開始明白為什么日本人在風雨天都用長傘子,也從此愛上了用長傘子,並不斷尋找更長更大,保護範圍更廣的.

成為上班族,從世田谷坐車上班去. 風雨天車廂裡很擠,我不介意,可是遇上黑心的變態婆娘最令人討厭(當中尤以年青的最為討厭). 怕擠就別上車啊! 怕人碰所以先碰人,仗著濕透了的長傘子千方百計碰別人,用傘柄推人,像是活得不耐煩. 老娘才不向惡勢力低頭,跟她碰過夠,再來個“吹呀”的眼神,氣得婆娘七孔冒煙,甚是過癮. 公然挑舋香港女孩,找死! 變態的日本女孩很多,別都以為她們全是善男信女.

日本沒有黑色暴雨警告,也沒有像香港般8號風訊號可以下班的習慣.看到他們在狂風雷雨的天氣下,那怕雨下得可以出黑色暴雨警告,人們還是照樣上班上學,這是日本人勤奮,還是香港人不能吃苦?
[PR]
by angelali | 2004-07-16 22:09 |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