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乎情之心澄*心情*深情隨筆


by angelal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縱橫四海( 51 )

UK時間 1月15日

每次私人性質出外都來去匆匆﹐可恨不能擁有悠長假期 (TT 我還不能退休啊﹗)。

由於入境時誤了航班﹐為了確保順利返港﹐早上先到紐卡素機場更改往倫敦的機票﹐被櫃檯的歐巴桑埋怨了幾句。

a0032771_1875092.jpg下午一直在Haymarket留連﹐那些商場本來已經悶得很﹐跟兩位男士一起逛﹐肯定更沉悶。躲進Boots內kill the time﹐朋友拜託買的都已經買了﹐這家Boots大得像超市﹐再看看也無妨。發現了Avene﹐當然不放過。我在試用不同的潤膚膏﹐高興忘形之際﹐發現阿拔uncle原來一直站在我後面看(還是在等﹖)。You see, 購物的時候最討厭是這樣。結果當然不能瘋狂sourcing......

這個下午大家心情都不大好﹐可能由於Haymarket這地方比較沉悶﹐而且連日來有人在行程中不顧他人感受的不斷通電話 >:(﹐也使阿拔uncle生氣了。

在倫敦機場有大概3個小時的時間﹐在心愛的Harrods逗留了差不多1個小時^o^﹐精品好漂亮啊!!! 看到buddy早前替我買的地圖袋﹐有大有小﹐還有圍裙﹗@_@ 不能再花錢買袋﹐索性買了一隻地圖圖案的杯子和其他紀念品。

回來時在飛機上看了3次"The Terminal"﹐好累。
朦朧中仿彿看到那屹立在山丘上﹐不同時段散發著不同韻味﹐令人百看不厭的大教堂......
[PR]
by angelali | 2006-01-16 22:05 | 縱橫四海
UK時間 1月14日

期待著2小時車程後到達的愛丁堡﹐建築物披上皚皚白雪﹐讓我高興一下﹐替帶來的unazukin拍一輯白雪做背景的沙龍。

a0032771_17591483.jpg北上火車經過的地方都是牧場﹐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由褐色﹐綠色﹐藍色和白色拼出來的圖畫﹐圖畫裡面綠色的地方時有一團團黑色白色的羊群﹐或是一群群出沒黑色的八哥﹐還有背上披掛著衣服的馬匹。^o^

兩小時後﹐依然沒有白色﹐一點都沒有, 雪景沙龍夢想泡湯 (TT) ......

愛丁堡火車站外通往大街的街角上﹐有穿著傳統蘇格蘭服裝的樂師在吹奏風笛﹐吸引不少遊人拍照。愛丁堡城堡位於舊城區的山上﹐途中必經的大街小巷均鋪上石磚﹐被眾多舊式建築物環繞著﹐大大小小的紀念品店﹐令人留連忘返。

a0032771_1759364.jpga0032771_17594761.jpg


a0032771_1812985.jpga0032771_1813846.jpg


從城堡外望﹐能看到城內的風景。遊人不太多﹐最方便拍照。咦﹐城堡某角落竟然有個古代士兵養過的寵物犬隻的小墳場! 參觀完畢﹐當然是搜購紀念品啦。要是同行的男生都愛購物倒沒有問題﹐否則跟他們去旅行的缺點﹐是你不會有足夠時間決擇紀念品﹐更不會有機會讓你重複再重複的看好幾遍。XD

Anyway﹐我明白由於交通上時間關係﹐不得不跟大隊。走了一整天路﹐大家都累了。火車上遇上幾個Newcastle球迷在鬧事﹐吵吵嚷嚷的﹐沒法子打盹兒。到"新桂林酒樓"試菜﹐更是一肚子悶氣。>:( 紅色桌面配白蠟燭﹐半中不西的不知所謂; 玉米湯是鹽湯﹐對面的老外還不停地下胡椒粉﹐令人懷疑老外舌頭的構造。酸甜排骨的醬料味道古怪﹐排骨也顯然炸過好幾遍﹐硬得不能下嚥; 生炒排骨還可以﹐揚州炒飯像一盆子散沙﹐味道欠奉。結論是﹕難吃到極點﹐簡直侮辱了色香味兼備的中菜。=.= 小妹廚藝不精都沒有弄得那麼難吃﹐可怒也﹗茶壺缺茶﹐叫過好幾遍還是沒有人注意到(還是裝作看不見﹖!)﹐令人懷疑那部長是怎麼幹的。服務差﹐食物質數差的地方﹐依然那麼多老外光顧﹐令人費解。好懷念guest house附近大象餐廳又便宜又美味豐富的中泰菜buffet......
[PR]
by angelali | 2006-01-15 23:00 | 縱橫四海

Trip to UK (4) -- Durham

UK時間 1月13日

本番です!

往日都是被管理員清早燃著壁爐後牆壁和水管冷縮熱脹造成的“啪啪”聲吵醒﹐今天的“鬧鐘”反而是阿拔uncle。顯然是心情緊張﹐睡不好﹐索性把全人類都吵醒。=.=

刻意為今天準備了粉紅色的毛衣和白色圍巾﹐化個淡裝出門。距離畢業典禮還有個多小時﹐拍過official畢業照﹐趁會場賓客不多﹐跟披上紅色畢業生禮服的阿拔到處取景。在教堂外碰到另一位同學﹐原來今年披紅禮服的香港畢業生有4人﹐出席的只有阿拔和這位同學﹐他鄉相遇﹐當然要來個合照。(這位人兄極像記憶裡的某個人﹐卻無法記起是誰。)

a0032771_1735860.jpg(哈哈﹐縮小了無人能看得清楚﹐就放上來讓大家看看紅禮服的模樣。^o^)

從沒有試過在宏偉的教堂內舉行的畢業禮﹐感覺很莊嚴神聖。和阿路幸運地被安排坐前排aisle位置﹐大概半小時後﹐賓客在教堂風琴聲中起立恭迎全體披著禮服的畢業生﹐校長和高級系主任等進場﹐情景和氣氛令人感動得想哭。TT 隨後看著名字被讀出的畢業生一個個走到台上跟chanceller握手﹐心底裡十分羨慕﹐概嘆著當年因流放倭人國而沒有出席自己的畢業禮乃生命中的一項損失。

朋友問﹐有沒有幻想過在這樣的大教堂舉行婚禮。說沒有是騙人的﹐連男生都可能會想到的事情﹐女生又怎會想不到。我不奢望要甚麼大教堂﹐或人數多得嚇人的賓客﹐只希望當龜兔賽跑完結的時候﹐在終點見到的依然是你-- 龜仙人......
[PR]
by angelali | 2006-01-14 22:09 | 縱橫四海

Trip to UK (3)-- Durham & York

UK時間 1月12日

外面好冷,寒風吹得臉部肌肉僵硬,把舉機拍照的意欲都一併吹走。
行行重行行,終於來到教育部教授的辦公室,探望阿拔uncle的project supervisor,邊談邊喝了杯熱茶(也許這就是走這麼多路來到這裏的原因吧,哈哈)。

中午坐火車到York。依舊是寒風撲面,吹得人不耐煩。饑寒交逼,在附近的Pizza Express 加油﹐再往市中心閒散。中心的街道區到處都是紅磚建築,好一個古色古香的地方,很多有趣的店鋪,還有市場,廣場﹐到處都是雀鳥的蹤影。

a0032771_1725523.jpga0032771_17255936.jpg


我最愛觀鳥,來到大英,鳥類和鳥窩的數量令人吃驚。大英的鴿子特別胖,原來大英人都喜歡與鴿子分享食物,不論是餅乾,還是夾著肉的漢堡包。鴿子貪吃不怕人,海鷗與鴿子打架爭奪食物的情景隨處可見。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喪生路旁車輪下的鴿子竟然像一塊餡料豐富的薄餅!XD

a0032771_17262952.jpga0032771_17264197.jpg


回程途中往車站附近的公園逛。天色漸黑﹐寒意有增無減﹐到處有像教堂遺址般的建築物殘骸﹐光禿禿的樹木﹐還有無數刻著"In memorial of xxx..."的長椅子。從攝影角度看﹐這裡很有味道/氣氛﹐可以拍出好照片來;從普通人角度看﹐這公園則略嫌陰森。X.X 走過一張又一張怪有味道的長椅子﹐嗯... 有誰會希罕坐這種椅子﹖

a0032771_17285481.jpga0032771_172946.jpg


晚餐的地點在Durham Castle內。Castle是大學的一部分﹐平時不讓人參觀﹐今天有幸Professor在這裡款待我們﹐幾位不知名的老外也是座上客。華麗的古堡晚上在不同燈光的襯托下格外顯得神秘﹐所有賓客得在高牆下一道細小的木門出入。古堡內部份地方有如博物館﹐展覽著古代戰爭的遺物﹐有連接另一座塔(學生宿舍)的通道﹐甚至像暗道的地方﹐好有趣﹗我忽然覺得好像身處哈利波特小說裡的魔法學校﹐前面的通道隨時會自動改道﹐沒有人帶領著走便隨時迷路似的。^o^ 這晚古堡的大ballroom有畢業生舞會﹐進餐地點轉移在樓上的大廳。晚餐的主菜是牛肉﹐然後有餅乾和芝士XD (天註定今天我不能吃飽...)
[PR]
by angelali | 2006-01-13 23:41 | 縱橫四海

Trip to UK (2) -- Durham

UK時間 1月11日

吃過美味的煙肉麵包不久便到達Newcastle。

對﹐是同一天的早上﹐邊在房車般的taxi回味剛才煙肉的味道(抱歉﹐家裡極少買煙肉吃)﹐邊望著窗外擦身而過的風景。在同一天裡一個我在office忙了一整天﹐一個我來到地球另一邊做完全不同的事﹐感覺好奇妙。

預訂好的guest house是阿拔uncle暑假來Durham時住過的﹐是家3層樓的家庭式旅館﹐大門是普通英式房子的門﹐門上方是黑色油漆寫的"Castle View"字樣﹐咋看很難令人發覺那裡面是家旅館。房間在3樓盡頭﹐窗外看到附近有教堂。

我們先給房間補給了果汁和水果﹐再在附近步行觀光。Durham是英國有名的古老大學城﹐被大學的建築物包圍著﹐中心有古老的大教堂和城堡。教堂與鐘聲﹐古堡﹐大學﹐磚石路﹐樹木﹐河流﹐拱橋﹐海鷗﹐鴿子... 好美好寧靜的一個小城。

a0032771_17145160.jpg實戰場地--山丘上的大教堂非常宏偉﹐大學的工作人員在忙著佈置畢業典禮的場地﹐檢查攝影機﹐電線﹐準備迎接明日早上第一批畢業生和來賓。從教堂出來﹐感到很強的寒意﹐這兒下午4時左右開始日落﹐夕陽映照著教堂外面草地的小屋和十字架﹐美得謀殺了我不少菲林(幸好我的是dc﹐真是偉大發明)。

a0032771_1714591.jpga0032771_1715774.jpg



今天的晚飯是附近一家中泰餐廳的中泰菜自助餐。\^^/
回到旅館﹐到處亮著黃色的燈光﹐跟外面漆黑寒冷的世界形成強烈對比。整潔的壁爐﹐乾花和植物的陳設﹐精緻的臺燈和傢具﹐還有走廊旁的英式小熊玩偶﹐一點一滴﹐代表著管理員歡迎住客來臨那溫暖的心思。

a0032771_17152380.jpga0032771_17153278.jpg


天﹗我才想起已經24小時沒有換過衣服﹐沒有刷牙和洗澡。阿路說得對﹐別人沒有提起﹐自己也覺得髒。XD
[PR]
by angelali | 2006-01-12 23:38 | 縱橫四海

Trip to UK (1) -- Departure

忙了一整天後坐夜機﹐感覺既疲倦又怪異﹐怪在突如其來像旅行又不像旅行的感覺。

機場內的店舖都已經打烊﹐想不到凌晨過後還有那麼多乘客﹐讓夜半的機場不至於顯得寂寞。另一邊閘口顯示屏打著3時許的班機﹐都是歐洲航班吧。電話裡不斷傳來龜仙人暖暖的sms。等我啊﹐回來再煩你。*^^*

意外發現前面座位有外籍男生長得像Harry Potter﹐不過太瘦了。oops﹐他好像發覺有幾個人在偷望他﹗

坐長途機很難睡得好﹐旁邊的洋婦不停地咳嗽﹐又不掩口﹐散播病菌﹐very缺德﹗不停的睡睡醒醒﹐喉嚨乾醒了我無數次﹐不停地灌水和果汁﹐在臉上塗了好幾次保濕mask﹐吃了很多餐﹐也吃了杯麵﹐看了一遍又一遍的Spiderman 2﹐再到處走走﹐在機尾位置拉拉筋... 好睏﹐怎麼還沒有到... =.=

飛機在倫敦上空轉了兩圈才著陸﹐緩慢的過關手續害我們跑來跑去等了又等﹐趕不上轉機往Newcastle﹐被逼改乘兩小時後的航班。Customs女職員的英語很難聽懂﹐pardon了好幾次﹐幸好沒有被遣返﹐否則我當場要發瘋。

出門的胃口特別好﹐剛才吃杯麵像是一個世紀前發生的事﹐機上熱騰騰的煙肉麵包特別可口﹐多來一杯果汁﹐在一個小時內吃完並非難事。(umm... 請問可否多要一個﹖:P ) 這邊都快吃完了﹐阿拔uncle不知怎的在鬧脾氣﹐投訴麵包太熱﹐碰也不碰。眼下只有30分鐘﹐要吃的話可以有許多方法﹐例如用紙巾包著拿著吃﹐come on! 拿出你的智慧來啊。XD
[PR]
by angelali | 2006-01-11 23:59 | 縱橫四海

Hiking @ 帽峰山

很多朋友問﹕廣州有山可行的嗎﹖

老實說﹐我都是頭一次﹐除了白雲山﹐原來還有一個帽峰山。
從廣州市中心坐大概1個小時公車﹐到達帽峰山。往帽峰山的公車好像以從前往大嶼山寶蓮寺座位沒有墊子那種舊式公車﹐坐得人屁股痲痺。XD

下車處有些人開著摩托車兜生意﹐說可以載遊人前往中段。
難得來行山﹐卻坐摩托車到中段﹐豈不是失去了運動的意義﹖邊想著﹐一些遊人已經隨車隊一陣風的上山去了。@.@

a0032771_16461582.jpga0032771_1646268.jpg


由山腳往山上走﹐山路頗斜﹐起初還可以走得輕鬆﹐連走了2個多小時﹐都別說不吃力﹐尤其是最後上山頂的一段最辛苦。X.X 走了一個上午﹐在山頂的小店吃過山水豆腐花與炒河粉。由於運動量大﹐不出半個小時﹐大家已經把不怎麼美味的菜全部掃光。
a0032771_1647426.jpg

a0032771_16471747.jpg


上山容易下山難。下山的路幾乎全是樓梯﹐不停的走了個多小時﹐差點兒全體膝蓋關節勞損。XD
a0032771_16473783.jpg


雖然此行十分疲累﹐不過難得有機會跟同事們聚聚﹐非常高興啊﹗

回程時出現了小插曲。
世貿會議遊行人士與警方發生衝突﹐港島區灣仔道路和海底隧道被封閉﹐阿邦開了很久的車才送得到我回家。他究竟是真的忘記了東隧這個alternative﹐還是有心兜來兜去想見我久一點﹖(好可疑@_@)
[PR]
by angelali | 2005-12-17 23:59 | 縱橫四海

San Diego (4)

終於捱到Conference最後一天,這天的活動通常只有晚上的閉幕show,開show前大半天,字母鬼告訴我Joe要他帶我去shopping和觀光.字母鬼生性吝嗇,否決了到百貨公司的建議,反正我購物意欲一向不大,沒所謂,等大約20分鐘,兩人跳上市內觀光巴士,讓這巴士決定我們這大半天的活動.

觀光巴士從old town開出,沿著U字形路線帶遊客往返市內不同觀光點,遊客可以在中途景點下車,於指定時間再在下車地點上車繼續旅程,每位USD28玩足全日,十分划算,不過並非上車即時付錢和登記遊客資料這一點卻是一個很大的漏洞...(如果遊客中途下車,之後沒有回來繼續旅程,那就可以省回USD28?)

觀光車駛過了癲佬介紹的購物區,駛過會議中心,過跨海大橋,進入了像美麗度假天堂一樣的Coronado.2-3天前才在這裏的酒店出席了一個午餐宴會,今天我們懷著不同的心情回來了.

a0032771_1658555.jpga0032771_1702286.jpg


Coronado真像一個沿海寧靜度假小鎮.朝海邊方向走不多遠,前面出現了一個長而遼闊的沙灘,眼底下只有藍色,白色,間中有植物的綠色,救生塔的灰色,和海邊人們衣服的點點彩色點綴著,我從來沒看過這樣一個畫面,好美! 午飯在岸邊酒店旁的露天茶座裏吃(還不是漢堡包),邊吃邊拋一點點麵包碎給站在座位旁邊不怕人的鳥兒們,很久沒這樣寫意.飯後大家都急不及待跑進身後的紀念品店,由於很多東西被媽禁止再買,我只挑了一本書(繪本).吝嗇鬼購物需時,站在一些別致的指南針前面看了很久,然後又買了跟我同樣的那本書和一個聖誕樹裝飾小球...(原來對自己卻一點都不吝嗇!)

a0032771_1705720.jpga0032771_171204.jpg


a0032771_171458.jpg跳上觀光車,返回內陸,下一站是Spanish Village和博物館群,也是我們之前到過好幾次的地方.逛了一會,拍了些照片,遇到一名洋漢在set腳架拍照,他看到我的寶貝,笑著告訴我他也有一部,還告訴我那是一部好機,他鄉遇知音,遂寒暄了一會. ^o^

字母鬼建議返回酒店休息,然後準備出席晚上在Sea World舉行的閉幕show.在這裏"打的"回去才USD5,坐觀光車前去下一站(終點站)得付USD28,"精打細算"的字母鬼當然拉著我"打的".我邊坐邊盆算著我們之後會否被通輯,或是被拒出入境^^;;;

晚上的閉幕宴會在Sea World舉行,當然意味著有這裏的殺人鯨明星表演.我們進入場館時後排已經滿座,只好走上前排,不過不可以坐得太前,因為前面所有座位都是濕的which implied坐前面是一定會濕著身離去的.殺人鯨的表演到那裏看都是一樣的,好戲在後頭,殺人鯨用魚尾向觀眾席潑水(!!)很多西裝友被弄濕了,有的大叫,有的大笑,大家都非常高興.餘興節目,Joe領著我們去玩激流,大家穿著大會派發的雨衣,出來的時候還是免不了濕了鞋襪.
[PR]
by angelali | 2005-05-18 23:58 | 縱橫四海

San Diego (3)

這傢伙真能吃,還是墨西哥的噩夢過去了,食欲返回來?
看著Kevin不停的夾露荀,放滿了一盆子好像還不甘心,再進攻沙律... @_@ 站在他身旁都開始覺得羞愧.我也喜歡吃露荀,也喜歡沙律,不過斷斷續續的吃,總比每次拿一整盆的好. 一場接一場的宴會,幾乎到處都有水果,沙律和露荀,每一次都看到Kevin狂風掃落葉的模樣,令人發笑,也令人慚愧. ^^;;;

晚上一個大型宴會,也有很大很可口的露荀,是用很香的醬汁煮過的.Kevin兩眼放光,徒手拿起2條就往咀裏送,醬汁滴到地上,吃完了再拿... 真受不了,是"喉擒", 還是"豪爽"呢? 結果我拿了一盆子,拿了餐具,站在一角跟他吃起來. ^^;;;

這幾天,很多時間其餘3個男人各自走開了,留下我一個人,幸好碰見Kevin,跟著他萬無一失. (多謝你的照顧呀! 下次既印度之旅,よろしくね^^)

這傢伙真的令人又愛又恨.
[PR]
by angelali | 2005-05-18 23:37 | 縱橫四海

San Diego (2)

3個男人一點風度都沒有,還要穿著高跟鞋的女同事跟他們一起追巴士,成何體統?

a0032771_17111491.jpg每日早上到傍晚來回穿梭會議中心和酒店群,出席不同公司在不同場地的"networking設宴",最慘是那些"設宴"大都是"立食"(站著吃喝),每天真的不知道能有多少分鐘可以坐下來,淒慘過當sales的朋友們...我經常暗地裏埋怨自己這次帶高跟鞋來是個嚴重錯誤,尤其是看到很多外國女孩不到2-3天已經換上運動鞋(西裝配運動鞋!?別驚訝,在這場合裏這就是fashion).更該死的是連會場內電腦室的電腦都必須站著用. X_X 那當然了,有椅子的話,大家都會坐著不肯離去,害後面的人排隊苦候.看來下年還是不能倖免隨大隊遠征,是時候開始為自己物識1對能配西裝的運動鞋.

忙完日間的各個設宴,接著還有夜間的,平均每晚走2-3場,直到深夜,都是同樣形式的設宴,只是場地較另類,除了酒店附設的餐廳,還有城中超貴兼有特色的餐廳,美術館,博物館,水族館等等平時難得一去的地方.老實說,我旨在到處看看有特色的地方,該吃時就吃:P,"吹水"嘛,從早吹到晚,我已極度厭倦...

最難忘的日間"設宴"是"雪糕宴",全場任吃任喝任加toppings,超happy! ^o^最難得的是人不多,吃的舒服,站的舒服.在這裏認識了一些有趣的人,包括一個能操普通話的日本人,他挺喜歡吃,到哪里有吃的地方都會遇見他,一場接一場(爆笑).

夜間設宴令人難忘的地方,是可以看到很多平時(尤其是日間和在辦公室)不能看到的事情,例如是:同事跳disco舞,拖著美女flirting,老細拿著吹氣結他與現場band友站著對彈,彈得投入兼跪地... 情況就好像全世界聚集一起going crazy.我永遠是累得半死,沒好氣的坐在一角觀察人們going crazy.很奇怪,這種場合永遠不會看到有日本人,是拘謹,是抑壓,還是害羞,值得研究(笑)
[PR]
by angelali | 2005-05-17 09:55 | 縱橫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