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乎情之心澄*心情*深情隨筆


by angelal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04年 08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游泳池vs沙灘

昨天終於舉行了今夏的下水禮。

很多年沒有去游泳池了,那股氣味還是難聞得令人難以忘懷,每次臭到這種氣味,必定使我想起從前中學時代夏天上游泳體育課的情景。

最討厭由男體育教師教全女生上游泳課,尷尬得要死,尤其是當女孩子因為生理因素不能上課,被逼坐在一旁觀看,當然女同學之間全都心領神會,最無謂的是這些觀眾都必須要向老師遞家長信,以茲證明。我媽常批評這是個賤格的做法,但他們找賤就讓他們犯賤好了。縱使中學階段是強逼性學習,我怎樣也無法學會游泳,後來還是在外頭學會了,可惜高中時已經沒有這樣的游泳課,無仇可報。上大學的時候是書蟲一名,加入了箭藝會卻只上過一節課,缺席率達9成,更遑論其他。之後的全是溫泉浴,不用穿衣。對上一次游泳,是在去年夏天日本島根縣的海灘。一向不喜歡去海灘游泳,總覺得沙灘很髒,海水也髒,不幸喝上了幾口更令人反胃,肚子餓了嗎?來個沙粒雞腿如何?這是小時候造成的陰影,人大了也無法磨滅。現在對沙灘的觀感,就只是拍照和跟喜歡的人散步的好地方而已。

沙灘漫步。。。

週末的晚上第一次實現了。

造夢也沒想到,第一次與自己沙灘漫步的人是007。

由於毫無準備,只好挽著手一直走。

現實裏拖著一個人漫步,心裏面卻有兩個人的影子,是何等的無奈和痛苦;同樣地,愛上一個人,明知道只能分他一半的心,卻又甘心情願的(不情願也得情願),時間到了,像灰姑娘一樣歸心似箭,有時更像"落慌而逃",只是現實中,走的是王子,剩下無奈和痛苦的公主。

沒有人知道故事的結局,須知道任何事都需要耐性和時間,就讓王子和公主盡情享受每一次相聚一刻的感覺吧。
[PR]
by angelali | 2004-08-09 19:02 | 心情

失礼

在北京舉行的亞洲杯結束了﹐日本隊贏了中國隊。
有人願賭不服輸﹐輸打贏要的到處生事。
請問﹕釣魚台(尖閣諸島)﹐跟亞洲杯足球賽有甚麼關係﹖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而答案令我滿意的﹐ok﹐你去吧﹐給你吶喊助威兼送上戰衣一件﹐否則請給我閉嘴﹐雙手後放拍埋牆蹲下﹗

枉中國自誇禮義之邦﹐幸好我從來不相信這一點。

高中的時候﹐拜讀很多柏楊先生的作品﹐印象最深的是[醜陋的中國人]。
我不清楚國內朋友有沒有機會接觸這本“禁書”﹐但作為中國人這可是值得一讀的﹐有東西被禁﹐當然要知道它為什麼被禁呀。這本書出版的時候應該是八十年代﹐當時先生批評中國人普遍的缺點﹕髒﹐亂﹐吵(當然這只是一部份呀﹗)﹐直到現在我不能說中國人在這方面沒有改善﹐也許只能說因地區而異吧。想不到﹐事隔20年﹐原來很多人在思想行為方面依然未開化。運動是運動﹐政治是政治﹐兩者怎可以混為一談﹖運動比賽要的是體育精神﹐英國球迷鬧事﹐都沒那麼離普﹐他們憑甚麼抗議﹖憑甚麼喝倒彩﹖憑甚麼燒人家的國旗﹖憑甚麼襲擊騷擾日方球隊﹖你要向對方球隊要求些甚麼﹖要賠償輸了球的尊嚴﹐還是要錢嗎﹖這群市井真該拉去打獲金﹗他們掉中國人的臉﹐讓全世界看到中國人沒有風度﹐沒有體育精神﹐技不如人兼不夠運還大吵大鬧咬著人家不放﹐還發其春秋大夢﹐斗膽要求申辦奧運嗎﹖簡直有辱國體﹐沒有腦袋。

凡比賽﹐不是贏﹐就事輸﹐除了實力﹐一樣要靠運氣﹐而且賽果由球證決定﹐並非任何一方可以控制﹐要理論就找球證去呀﹐有甚麼好爭﹖

既然這麼多人討厭日本人﹐那為什麼他們當中有些人千辛萬苦﹐或是偷渡冒死都要遠赴日本﹐一去便賴死不肯走﹖那麼響往人家的多姿多彩﹐高科技﹐我才不相信他們有勇氣抵制日貨。每年從中國到日本的偷渡客﹐加上正途申請出國的留學生多不勝數。當中的一群(極可能是大部份)﹐做黑工﹐組社團﹐破壞風化治安﹐到處犯案﹐謀財害命﹐要投訴要抵制的﹐恐怕還不到他們先開口﹐看看誰怕了誰。

個人認為政治問題必須要用政治途徑商量解決﹐不是靠惡靠暴力的﹐更不應與其他分野混為一談﹐這次當然是幫理不幫親。一個進入現代化的社會﹐竟然還有那麼多野蠻人(還要出現在首都﹗)﹐看來有關政府有重新檢討改善現行的管治和民生的培育的必要﹐免得日後再貽笑大方。
[PR]
by angelali | 2004-08-08 23:50 |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