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乎情之心澄*心情*深情隨筆


by angelali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04年 10月 ( 1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Fashion Show

a0032771_1258513.jpg
收到邀請出席客戶在某商場旗覽店開幕fashion show,由於另有要事談,很早就跟老闆一起過去了。我和朋友們很喜歡這個品牌的上班服,是這家店的常客(不過卻從來沒辦法成為VIP)。看到店內放滿了新出的秋裝,購物欲即時提升!可是跟著這些男人,根本沒法看,幸好週末已約好了女伴再去,令人更高興的是跟我很熟的客戶那邊的女孩主動提出可以以6折的價錢幫我購衣服(開心死!)。

生平第一次現場看fashion show,感覺很新鮮,記者們早已站了頭位,舉著相機,行catwalk的4位女孩都是公仔箱裏的人,我對明星一向興趣不大,所以都沒有在意看,除了小狗出場看了幾眼外,視線一直遊移在model身上的衣服和店內的新裝,不然就是幻想自己也加入記者陣狂拍照,或是穿著這些衣服在台中央行catwalk(說實的,真的有想過當part time model,只是一直沒有勇氣嘗試 :P)。

一連站了3個多小時,倦得快要死。雖然店外設了餐飲,我們都累得吃不下,只是看著那些裝高貴的”師拉”太太們在搶食(失禮死了!)。表演完畢,在foodcourt吃過味千拉麵後收隊。
[PR]
by angelali | 2004-10-07 18:58 | 心情

Governor's House

禮賓府﹐乃前港督府﹐有人叫這裡做風水唔好大廈﹐因為董叔叔曾經這樣說﹐所以他不願搬進去住云云。

讀大學時每天上學坐巴士經過這裡﹐總覺得這豪宅有點神秘感﹐圍牆後面﹐屋子裡的人究竟在做甚麼呢﹖好奇心是有的﹐所以坐巴士時永遠坐窗邊位子﹐方便滿足8掛心理﹐卻從來沒有想過中途下車﹐就是連每年3月杜鵑花開放日﹐也沒有特別想過去看過究竟﹐也許我都是懶人一個﹐寧可坐著發白日夢也不願走去把迷底解開。記得有一次在上學途中﹐竟然"鴿"到末代港督一家在打網球﹗﹗

a0032771_093716.jpga0032771_095057.jpg


這天﹐我爸在報上看到這兒有盆景展覽﹐週末開放于市民參觀﹐反正呆在家中﹐便把裝備放進背包﹐決定外出走走。頭一次進這豪宅﹐不知怎的﹐沒太大的驚喜。環境倒不錯﹐旺中帶靜。正值國內黃金週﹐許多吵吵鬧鬧的國語人都慕名而來﹐也相信只有在開放日﹐禮賓府才這麼熱鬧﹐平日恐怕靜得可怕﹐駐守這兒肯定悶得發瘋。

a0032771_0101469.jpga0032771_0102450.jpg


禮賓府地下有一個像豪華酒店大堂的客廳﹐一個像豪華酒店中菜廳(不過有個西式壁爐)的飯廳﹐還有一個ballroom似的大禮堂﹐中央的牆上掛著紅色特區區徽。樓上該是豪華的行宮﹐由一道很美的樓梯連接﹐可惜是遊客止步。御花園一角有網球場﹐有草地﹐有樹木﹐有小噴泉﹐但花不多﹐每個角落都很整潔利落﹐從後園草地抬頭更可看見高聳入雲的銀行和商業大樓﹐猜想夜景一定也很不錯。

a0032771_0104630.jpga0032771_0105688.jpg


看來這豪宅也並非風水不好啊﹐正如許多事情都是人夾人緣。
[PR]
by angelali | 2004-10-03 20:23 | SnapShots

再見漁港

a0032771_15134159.jpg
國慶日當天和朋友們到大澳。

對上一次到大澳已經6-7年前的事﹐當時兩岸全是棚屋﹐河道有漁船停著﹐碼頭附近﹐甚至村裡面到處都是晒蝦乾咸魚和做蝦醬的人家﹐哪有甚麼山水豆腐和酒樓。今天再踏足大澳﹐昔日的漁村風貌恐怕已經蕩然無存(起碼在我心目中這是事實)﹐這不能怪﹐傳統的生活方式經不起時代轉變。聽說那裡曾經發生火警﹐很多木棚屋被燒掉﹐可以看到靠著岸邊還剩下一少部份﹐但上址現在都變成十分cyber的銀色鐵皮屋。住在這些鐵皮房子﹐夏天應該很熱吧。

a0032771_15142269.jpga0032771_15144083.jpg


我們在找橫水渡﹐好像都沒有了﹐變成了一道像是鐵或不銹鋼做的十分醜陋的橋﹐真是慘不忍睹﹐差點兒要掉頭坐車離開。再往前走﹐很多遊人在海味店和酒樓前進進出出﹐更有人圍觀兩家海味店店外掛起的大鯊魚魚乾。突圍以後﹐看到兩個女村民在前方的空地裡晒咸魚。這本來就是漁村的特色﹐就算不是我們﹐相信很多遊人都有興趣把這光景拍下。我在整理相機﹐眼尾察覺到晒咸魚的其中一個女人站起來(她們本來都是坐著的)朝我們這邊看﹐我們還沒有走近﹐她已經站到晒咸魚棚子前。沒有人知道她幹麼。當我們舉機﹐她沒有走開﹐大家都以為她想被拍﹐當然她想的話我們不會抗拒﹐誰知她竟然喝令我們不要拍照﹗懶得向她討個合理解釋﹐也許她的咸魚有問題﹐怕被揭發﹐又或是怕她的咸魚會被遊人“影舌”不能賣。跟在我們後面有一群遊人﹐我們回頭看見那惡女人在急忙收拾咸魚(超﹗)。碼頭附近少了很多屋﹐有的都是現代化的村屋﹐岸邊不知怎的顯得很荒涼﹐沒有人氣﹐只有建築地盤﹐流浪狗﹐和濕地的小蟹小魚。從前來的時候﹐每走到這裡﹐都o臭到濃濃的蝦醬氣味﹐現在真的今非昔比。

a0032771_15145848.jpg都走餓了﹐回到大街上的茶餐廳嘗嘗蝦醬炒飯等地道菜式(正﹗)﹐可惜吃得太飽﹐再吃不下茶果和山水豆腐花。
[PR]
by angelali | 2004-10-01 21:05 | SnapShots